主页 > 华北市场 > 说起火这些“灭霸”你该认识了
说起火这些“灭霸”你该认识了

  在前不久成功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航展上,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/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“鲲龙”AG600首次进行了投水功能展示。

  作为近年来备受瞩目的在研型号,AG600的重要设计功能之一就是消防灭火。这种对飞机消防能力的重视,既体现了我国航空消防的历史功勋,更反映了对消防工作的重视程度。

  根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所发布的2020年全国火灾及消防救援队伍接处警情况:去年全年我国共接报火灾25.2万起,相当于平均不到两分钟就有一起火灾发生。火灾造成了1183人死亡,775人受伤,直接财产损失40.09亿元。

  虽然从历史数据来看,2020年我国未发生特别重大火灾,连续五年未发生群死群伤恶性火灾事故;但同时,西部地区、偏远农村地区等消防薄弱地方的火灾发生率、亡人率相对较高,这与当地地域面积广、城乡差别大、经济发展速度较快,火灾防控压力大都分不开关系。

  可见,消防安全是我国应急管理工作中的重中之重,这种重视也延展到了消防飞机的研制中。

  1987年5月,大兴安岭地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。在此次消防工作中,航空力量展现出了不可替代的能力和价值:从空军到民航、通航各部门,在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前线指挥部的指挥下打破常规,上海加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创新:重构上.,超安全飞行1500多架次,空运2400多人,配合气象部门人工降雨作业18次,降雨面积2万平方公里……

  同年,航空工业开始紧急改装水轰5飞机,并于1988年正式启动灭火型水轰5飞机的改型工作。

  新研发的灭火型水轰5飞机在青岛市黄岛油库大火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:1989年8月12日上午9时55分,黄岛油库5号储罐遭雷击,引发大爆炸。在104个小时的救援中,灭火型水轰5首次投入实战,共飞行7个架次,投水56吨,以从天而降的方式遏制了大火蔓延,灭火能力受到了黄岛油库灭火指挥部的高度赞扬。

  实际上,在消防救灾工作中,需要运用到的飞行器种类相当多。如果从尺寸和结构上来划分的话,它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

  在处理和应对火灾时,各种各样的因素都会阻碍消防人员的观察和行动——比如建筑和杂物之间的相互遮挡、烟雾的笼罩弥漫、地形因素使地面人员无法观察火场全局、有毒有害物质充斥整个现场、电力中断导致通讯中断......

  在这种情况下,小型无人机就成为消防救灾工作中极为重要的工具——比如它能在工业厂区的火灾中,迅速进入大型仓库一类的建筑物中,对火场的内部情况进行侦察,并第一时间通过画面将是否有幸存者、以及幸存者在哪个位置等关键信息回传给后方。

  此外从全局性的消防来说,预防的重要性更重于扑救。而小型无人机,尤其是近年来的多旋翼无人机兴起之后,极大地提升了消防巡检的能力——

  很多原来很难看到、或者完全看不到的死角,现在可以轻易的进行频繁检视;甚至很多火灾隐患,就可以通过搭载特殊任务平台的无人机当即处理。这种情况在供电系统中尤其常见,比如消除高压线上的风筝等等。

  在消防救灾中,直升机因其垂直起降、空中悬停的特性,尤其适用于地形复杂、不适合飞行器常规起降的环境。因此在城市火灾、森林火灾的预防和扑灭中,中大型直升机都是非常重要的主力装备。

  此外,在伤病后送方面,直升机还能够将幸存者等人员从现场撤离并迅速送往医院等地点。

  在早期的航空消防工作中,直升机往往没有经过特殊的改装。它发挥作用的方式,通常是定期对目标区域进行检查(多见于森林防火)、在火灾发生时搭乘指挥人员完整的俯瞰火场情况、通过机降/索降等方式将扑救人员送达火场附近……严格来说,这些都属于间接灭火工作。

  在后来的发展中,专门的消防直升机开始加装吊桶等各类装置,通过喷洒水来进行直接灭火。这样的灭火方式由于对起飞重量有比较大要求,因此只有中大型直升机能提供有实际价值的灭火能力。

  我国的实际消防经验认为,深度2米以上、没有渔网岩石等杂物、净空条件较好、100x100米以上面积的水域,即可支持直升机吊桶取水作业。

  特别是在森林消防工作中,由于此类直升机通常还承担着巡视护林任务。因此火灾常常会在刚刚发生时就被巡逻中的消防直升机发现,并在第一时间汲水扑灭。

  比如2004年3月4日,西双版纳的一次森林火灾就是如此:一架米-8直升机在进行巡护飞行47分钟后,发现一起过火面积不到1公顷的深林火灾——由于火灾现场处于非常偏远的原始森林,根本来不及、也极难组织地面扑救。这架直升机立刻在附近的澜沧江中取水灭火,历时2小时22分,投水6桶完成灭火工作。

  近些年,随着我国应急管理体制的健全,直8消防型直升机也已成为我国森林消防局与武警森林消防支队的“标配”——从西藏、云南、四川到黑龙江,超过20架的直8消防直升机频繁出动,活跃在森林消防第一线,将更多可能的火灾掐灭在“襁褓”之中。

  虽然直升机虽然有着起降灵活、能够悬停的优点,但是其飞行速度、航程和载重量都比较有限。因此,在针对非常大面积的森林、草原区域的野外消防工作时,固定翼飞机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  其中,能够灵活取水的水上飞机特点尤为明显。譬如加拿大的CL-215、415系列飞机。

  水上飞机可以通过在水面上掠水飞行,在10至15秒内完成取水工作,并迅速飞返火场上空进行灭火工作——以水作为灭火剂,不仅经济价格便宜,而且不存在对于环境的额外污染和毒性问题。

  但是水上飞机的应用对自然环境的要求很高:它需要有相当开阔、而且水面较为平静的水域才能发挥优势。因此在另一些缺乏自然取水条件、但又有着大面积野外消防需求的情况下,用地面常规起降的固定翼飞机改装消防飞机也很常见——

  这些飞机往往吨位很大,以求能在足够远的火灾现场、一次性投放下足够数量的灭火剂。

  由波音747-400货机改装而来的灭火飞机正在投放化学灭火剂。此类灭火剂的主要成分通常为磷酸铵、硫酸铵、水氯镁石等。

  基于波音747-200改装的“超级水柜”,就是这种思路下的典型产物。由于这种飞机每次投放之后都要返回机场再次补充灭火剂、燃油,才能再次返回火场,因此它们通常会选择投放性能更好的化学灭火剂,不过这种消防方式存在成本较高、对环境有一定污染性等缺点……可以说,在消防工作中并非上策。

  眼下,在我国消防领域,航空科技的优势与作用已经初步凸显,但依然潜力巨大。未来,随着我国航空消防产品的进一步升级,消防灭火工作必将更加安全、高效。和平时代,以科技“加持”消防英雄,驱灭火魔,是航空人的不懈追求。

  在前不久成功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航展上,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/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“鲲龙”AG600首次进行了投水功能展示。

  作为近年来备受瞩目的在研型号,AG600的重要设计功能之一就是消防灭火。这种对飞机消防能力的重视,既体现了我国航空消防的历史功勋,更反映了对消防工作的重视程度。

  根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所发布的2020年全国火灾及消防救援队伍接处警情况:去年全年我国共接报火灾25.2万起,相当于平均不到两分钟就有一起火灾发生。火灾造成了1183人死亡,775人受伤,直接财产损失40.09亿元。

  虽然从历史数据来看,2020年我国未发生特别重大火灾,连续五年未发生群死群伤恶性火灾事故;但同时,西部地区、偏远农村地区等消防薄弱地方的火灾发生率、亡人率相对较高,这与当地地域面积广、城乡差别大、经济发展速度较快,火灾防控压力大都分不开关系。

  可见,消防安全是我国应急管理工作中的重中之重,这种重视也延展到了消防飞机的研制中。

  1987年5月,大兴安岭地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。在此次消防工作中,航空力量展现出了不可替代的能力和价值:从空军到民航、通航各部门,在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前线指挥部的指挥下打破常规,超安全飞行1500多架次,空运2400多人,配合气象部门人工降雨作业18次,降雨面积2万平方公里……

  同年,航空工业开始紧急改装水轰5飞机,并于1988年正式启动灭火型水轰5飞机的改型工作。

  新研发的灭火型水轰5飞机在青岛市黄岛油库大火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:1989年8月12日上午9时55分,黄岛油库5号储罐遭雷击,引发大爆炸。在104个小时的救援中,灭火型水轰5首次投入实战,共飞行7个架次,投水56吨,以从天而降的方式遏制了大火蔓延,灭火能力受到了黄岛油库灭火指挥部的高度赞扬。

  实际上,在消防救灾工作中,需要运用到的飞行器种类相当多。如果从尺寸和结构上来划分的话,它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

  在处理和应对火灾时,各种各样的因素都会阻碍消防人员的观察和行动——比如建筑和杂物之间的相互遮挡、烟雾的笼罩弥漫、地形因素使地面人员无法观察火场全局、有毒有害物质充斥整个现场、电力中断导致通讯中断......

  在这种情况下,小型无人机就成为消防救灾工作中极为重要的工具——比如它能在工业厂区的火灾中,迅速进入大型仓库一类的建筑物中,对火场的内部情况进行侦察,并第一时间通过画面将是否有幸存者、以及幸存者在哪个位置等关键信息回传给后方。

  此外从全局性的消防来说,预防的重要性更重于扑救。而小型无人机,尤其是近年来的多旋翼无人机兴起之后,极大地提升了消防巡检的能力——

  很多原来很难看到、或者完全看不到的死角,现在可以轻易的进行频繁检视;甚至很多火灾隐患,就可以通过搭载特殊任务平台的无人机当即处理。这种情况在供电系统中尤其常见,比如消除高压线上的风筝等等。

  在消防救灾中,直升机因其垂直起降、空中悬停的特性,尤其适用于地形复杂、不适合飞行器常规起降的环境。因此在城市火灾、森林火灾的预防和扑灭中,中大型直升机都是非常重要的主力装备。

  此外,在伤病后送方面,直升机还能够将幸存者等人员从现场撤离并迅速送往医院等地点。

  在早期的航空消防工作中,直升机往往没有经过特殊的改装。它发挥作用的方式,通常是定期对目标区域进行检查(多见于森林防火)、在火灾发生时搭乘指挥人员完整的俯瞰火场情况、通过机降/索降等方式将扑救人员送达火场附近……严格来说,这些都属于间接灭火工作。

  在后来的发展中,专门的消防直升机开始加装吊桶等各类装置,通过喷洒水来进行直接灭火。这样的灭火方式由于对起飞重量有比较大要求,因此只有中大型直升机能提供有实际价值的灭火能力。

  我国的实际消防经验认为,深度2米以上、没有渔网岩石等杂物、净空条件较好、100x100米以上面积的水域,即可支持直升机吊桶取水作业。

  特别是在森林消防工作中,由于此类直升机通常还承担着巡视护林任务。因此火灾常常会在刚刚发生时就被巡逻中的消防直升机发现,并在第一时间汲水扑灭。

  比如2004年3月4日,西双版纳的一次森林火灾就是如此:一架米-8直升机在进行巡护飞行47分钟后,发现一起过火面积不到1公顷的深林火灾——由于火灾现场处于非常偏远的原始森林,根本来不及、也极难组织地面扑救。这架直升机立刻在附近的澜沧江中取水灭火,历时2小时22分,投水6桶完成灭火工作。

  近些年,随着我国应急管理体制的健全,直8消防型直升机也已成为我国森林消防局与武警森林消防支队的“标配”——从西藏、云南、四川到黑龙江,超过20架的直8消防直升机频繁出动,活跃在森林消防第一线,将更多可能的火灾掐灭在“襁褓”之中。

  虽然直升机虽然有着起降灵活、能够悬停的优点,成都一女子坐过山车 颈椎脱落严重恐致半身瘫痪但是其飞行速度、航程和载重量都比较有限。因此,在针对非常大面积的森林、草原区域的野外消防工作时,固定翼飞机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  其中,能够灵活取水的水上飞机特点尤为明显。譬如加拿大的CL-215、415系列飞机。

  水上飞机可以通过在水面上掠水飞行,在10至15秒内完成取水工作,并迅速飞返火场上空进行灭火工作——以水作为灭火剂,不仅经济价格便宜,而且不存在对于环境的额外污染和毒性问题。

  但是水上飞机的应用对自然环境的要求很高:它需要有相当开阔、而且水面较为平静的水域才能发挥优势。因此在另一些缺乏自然取水条件、但又有着大面积野外消防需求的情况下,用地面常规起降的固定翼飞机改装消防飞机也很常见——

  这些飞机往往吨位很大,以求能在足够远的火灾现场、一次性投放下足够数量的灭火剂。

  由波音747-400货机改装而来的灭火飞机正在投放化学灭火剂。此类灭火剂的主要成分通常为磷酸铵、硫酸铵、水氯镁石等。

  基于波音747-200改装的“超级水柜”,就是这种思路下的典型产物。由于这种飞机每次投放之后都要返回机场再次补充灭火剂、燃油,才能再次返回火场,因此它们通常会选择投放性能更好的化学灭火剂,不过这种消防方式存在成本较高、对环境有一定污染性等缺点……可以说,在消防工作中并非上策。

  眼下,在我国消防领域,航空科技的优势与作用已经初步凸显,但依然潜力巨大。未来,随着我国航空消防产品的进一步升级,消防灭火工作必将更加安全、高效。和平时代,以科技“加持”消防英雄,驱灭火魔,是航空人的不懈追求。

  本网站文字内容归中国航空报社 中国航空新闻所有,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,不得擅自转载使用